雪墨染

走了喔
这个号全是黑历史

叶修生贺丨叶橙丨Silent Oath

※由于团在备战中考+她手机砖了,这篇由 @-咸鱼兮- 代发,本篇文除了开头这一句都是团所想表达的w


 @叶橙吃不饱联萌 

老叶生日快乐 送给你和沐橙 愿荣耀为你们加冕




Silent Oath


『貴女(あなた)への忠誠(ちゅうせい)の器(うつわ)から 
那为你而存在的忠诚之皿 
嗚呼(ああ)…零(こぼ)れていくね 
现如今就快要承受不住满腹思念』 
 
苏沐橙刚下楼的时候看见那个身影的时候还有点愣。 
她掏出手机确认了下日期,大年初三,早上九点。 
然后又捏了捏耳朵,感受到痛感,确定这不是在做梦之后才出了声:“叶修?” 
“苏队长新年快乐啊。”裹得一身结实的叶修一本正经的样子。不过以苏沐橙经常逛街的眼力,一眼就看出来这不是他以前为了偷懒买的淘宝的层次了,好歹也是身品牌。 
她忍不住加快了步子,像只欢快的小鹿似的,走到他面前去,前前后后地围着他转了一圈,才在他哭笑不得的眼神里问:“你不是假的叶修吧?” 
叶修无奈:“绝对不是。” 
可苏沐橙居然摊了摊手,叹了口气道:“唉,今年的礼花没做呢。” 
叶修愣了下,一时也没反应过来她这是什么脑回路。他随口问道:“老板娘呢?” 
“出去走亲戚了吧。” 
“你们俩这几天玩什么了?”叶修问,这回倒是关心的语气了。 
苏沐橙想了想:“打了打荣耀吧,两个人没什么意思。” 
叶修“哦”了声:“你这多好,我都快被我弟念死了,什么十几年了才在家里过着一个安稳年……” 
“可以想象,哈哈。”苏沐橙笑,眉眼弯弯的。不过这会儿脑回路似乎才拐过弯来,眨了眨眼睛问他:“所以你到底干嘛来了?” 
“……故地重游?”叶修想了想,看到苏沐橙无语的神色便又打了个哈哈,“开玩笑开玩笑,我不就是呆在家里闲的发慌,来兴欣走走嘛,我刚刚还去了网吧那边,门没开就过来了,不是刚好探望下你……和老板娘吗。” 
“我看你是来打游戏的。”苏沐橙笑,一副“我看透你了你就别装了”的样子。 
叶修倒是没否认——不过也没承认。他看了眼时间,问她:“吃早餐没?” 
“没啊。” 
“那出去逛逛吧?” 
“大过年的大早上哪来的逛啊……”苏沐橙吐槽,不过还是去找来了纸和笔,写了张给陈果的便条戳在桌上。 
“走吧!” 
“手套带了没?” 

“带了带了。”


 『離(はな)れずに傍(かたわ)らにいるだけでいい
只要寸步不离地守护在你身边就足够了』

年初一的早上果然冷冷清清。
苏沐橙走在叶修前面,时不时就转过头来跟他指点哪家店换了老板或是哪家新开的店生意不错。叶修跟着她四处晃荡,忍不住感慨:“这才几个月,变化倒是不少。”
苏沐橙听他说,没说话,只笑着偏过头去看他,眼睛一眨一眨的,比那天空上的星辰还要动人几分。叶修被她这么盯着还是难免有些心悸,偏过头去避开,开口却还是没什么波澜的语气:“看什么啊。”
“没看什么啊。”苏沐橙倒是答得轻巧。只可惜了叶修,脑子里飞快地还在盘算下一步怎么办。
……谁叫他跑回来根本就没啥目的,非要说大半都得是叶秋的功劳。那混蛋看不下他过个除夕一直心不在焉懒洋洋的模样——虽然他也知道这个家伙一直就是这习惯的——忍不住吼了他一句:“想回去看看就赶紧回去啊!”
叶秋本来寻摸着以这家伙的不要脸程度,怎么也得装装蒜推脱一番假装是自己要他回去的才是。结果这家伙居然精神一振,掐了烟问他:“你帮我订机票?”
叶秋此时就是想骂人都骂不出了,毕竟先开口让他回去的还是他自己来着。于是他忍辱负重,一边开了网页一边碎碎念安慰自己:这才几个月,来日方长,他大把时间把这混蛋哥哥二十几年拿他身份证的仇慢慢地给报了……
其实叶修要回去叶秋也理解,不是苏沐橙那么个大美人吗,叶秋还真不信叶修这混蛋十几年对人家一点感情都没有。并且那边就那么两个姑娘,他放心不下倒也正常,他要真还满不在乎的,叶秋自己都想替苏沐橙踢死他。
可问题是叶修好像并不只是有点念想而已?
叶秋想着。

『柔(やわ)らかな微笑(ほほえ)みに
你的莞尔一笑
この胸(むね)は揺(ゆ)れるけれ
我的心便为之动摇』

两个人这串街走巷的,倒还真找着了尚在营业的早餐铺。只是也没见个看摊的,就见着那一层层的蒸笼在早晨的阳光里呲呲地冒着热腾腾的白气。叶修无语片刻,问她:“吃不吃?”
“当然吃!”
“那就,照旧?还是你要吃小笼包?”
“都行,我估计人家还没有小笼包嘞。”苏沐橙眯着眼睛笑,像只猫,小爪子伸出来直在叶修心尖上挠。
叶修不知道怎么的,看着她这样笑,还笑得这么好看,就心烦意乱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索性没答,走到摊前去喊了两声,果然就有看摊的人来了。一问小笼包果然没有,于是就按着他们以前的习惯,点了包子豆浆的,装在塑料袋里拎过去。
走过去一瞧,苏大小姐惬意得很,找了个位置坐下了,手机都掏出来了。
“冷不冷?”他问。
“不冷。”她答,手机往口袋里一塞,飞快地开始挨个查看泛着热气的塑料袋,“果然没什么好吃的。”
“也还凑活,要求低点。”叶修说。苏沐橙倒是没反对,拆开袋子选了喜欢的就吃起来。她吃东西一向很快,但是又吃得利索,姿态优雅得和她那“女神”的名号毫不违背。要不是叶修习惯了她这模样,光看着那食物的减少速度都会跟不上的。
他倒也不急,吃几口就悄悄抬头看一眼她。心里还暗自好笑,多大年纪了,跟搞暗恋的毛头小子一样。
苏沐橙也不知道看没看到他这些乱七八糟的小心思,只是在那吃得满足,还有心情腾出只手来刷微博。时不时屏幕就转过来给他看看。叶修也没觉得那些有多好笑,偏偏她就是笑得可欢,他就配合着笑几声。可她那眼底似有一捧春光,连带着着初春的萧条都有了几分明媚。
果然是女神啊女神。
叶修知道她好看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是不是因为登机前叶秋跟他说的那句话,他总觉得今天的苏沐橙比他记忆里的还好看许多。
叶秋说——
“把握机会啊,老哥。”



『ずっと伝(つた)えないままに…
始终没有勇气说出口
この胸(むね)に秘(ひ)めた言葉(ことば)
那悄悄埋藏在心底的千言万语』

吃了东西,两个人也没有什么好逛的,四处转了转也就回了上林苑。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兴欣的发展联盟的变化,都是些和“荣耀”沾边的东西。
这会儿的阳光比刚出门的时候温暖了许多,洒在头顶上暖乎乎的。苏沐橙抬头看了眼,眯起眼睛,突然转过头去问他:“你什么时候走啊?”
“晚些吧,”叶修想了想,“不陪老板娘吃餐饭她怎么肯放过我。”
“那倒是。”苏沐橙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他一时不知道怎么接,手伸在口袋里摸着烟盒,寻思着抽根烟出来会不会减少一点这种似乎无话可说的尴尬。
其实他们以前走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沉默居多,就算聒噪也一向是她说个没完,叶修安静地听。
可真是奇怪啊,明明几个月没见而已。
他居然觉得这样的沉默很尴尬。
他自嘲,嘴角扬起无奈的弧度,很微小。
“我说你这次回去有没有被催个婚什么的啊?”她突然问道,没有一点征兆地提了个和荣耀无关的问题,但是眼神半分没在他这边停留。
叶修一愣,但还是回答得利索:“没有啊。”
“说好了要等苏大大退役么不是。”
她一愣,扭过头来看他。那力道实在太大,发丝飞舞的,叶修觉得下一秒就要抽他脸上了。
“我好像是这么说过吧?”他问,“保持联系,等你退役,对吧。”
这回不说话的是苏沐橙了,她没说话,停下脚步来,转过身面对着他,那亮闪闪的大眼睛盯着他,似乎要探探他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
叶修心里“咯噔”了一下。
好吧,那就破罐子破摔了。
哥还不信哥就把握不住这机会了。


『瞳(ひとみ)に映(うつ)した光(ひかり)…
映入眼中的光芒
誇(ほこ)らしく痛(いた)む誓(ちか)いだけをずっと…
愿能留下那引以为傲的锥心誓约』

“唉,”直到那沉默似乎要凝成冰块的时候,苏沐橙才出了声,“你不早说。”
“早说什么?”叶修没反应过来。他今天似乎老是被苏沐橙抢白,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家里没怎么打荣耀脑子都生锈了。
苏沐橙却跟没听到他说什么似的,自己念叨着,“……你要是早说了呢,我就不会晚上忍不住胡思乱想睡不着觉了……”
“你胡思乱想什么啊?”叶修这回是真跟不上她节奏了,好像她才是那个翻天覆地的荣耀大神,自己就是个一无所知的新手小白。
好吧,感情这块,他可不小白一枚呢吗。
“胡思乱想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啊。”
她答得利落,可是答完了眼神就开始乱走,明明站在他面前正对着他,可就是死活不肯看着他。
叶修突然没来由地觉得她这样子有点好笑,可这会儿要笑出来了好像又不太好。他忍了笑,往她面前走了一步,想了想,心一横,一本正经地张开了双臂。
“胡思乱想什么啊。”
“我不是一直在这呢吗。”
我一直在这,守护着你,也喜欢着你。
苏沐橙诧异地抬头,看着他。她似乎是想说什么的,可是下一秒却又很没形象地大笑了出来:“装什么正经啊你,是不是叶秋教的。”
“……”
“不过,”苏沐橙突然也正经起来,端着露八颗牙齿的端庄笑容走到他面前,然后抱住了他。
“我就接受你的表白了哦,叶修大大。”
叶修无奈,这姑娘果然一如既往地鬼灵精。
但他还是把她又抱得紧了些。
心里安定了,嘴也开始贫了:“多谢沐橙大大。”
“怎么跟方锐似的。”
“没‘沐沐’恶心吧。”
“半斤八两。”


『ずっと抱(かか)えていよう
也一直怀抱于心吧
瞳(ひとみ)に映(うつ)した光(ひかり)
眼中的光芒』

他们相拥于初春早晨尚还冷冷清清的街头,相依于喜庆气氛还未散尽的新一年的伊始,相识于很多很多年前的那个十七岁和十三岁的夏天,相知于这之后每一年每一天的陪伴和生活的琐碎中。
时光早已把“我爱你”的每一个字沉淀在过往岁月的长卷之中,不需要重复,也不需要确认。

而现在我予你的,是那个关于未来和我们的,无声的承诺。


-end-


评论(9)
热度(73)
© 雪墨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