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墨染

走了喔
这个号全是黑历史

【周橙/校园au】悄

*严格来讲是一篇小周视角的bad ending。
*有黄橙要素注意!!!触雷请×。
*是一篇很喜欢琢磨了很久的东西,可能是最后一次写全职cp相关。
*突然想通了什么,所以就用它来说最后的再见吧。

---
01.
嘈杂的KTV包厢里,周泽楷看着自己手里捏着的那张“讲讲你的初恋”的“真心话大冒险”卡片发呆。
背景音乐不知道是谁点的,居然是一首不怎么嗨的歌——周泽楷记得自己听过。
Nothing lasts forever.
真是应景啊。
“嘿小周,怎么不说话了?”身旁的大学同学看他愣愣的样子难免觉得好玩,忍不住就开口调侃他两句,“小周长得这么帅,难道还没有个喜欢的姑娘啊?”
周围人起哄的目光纷纷聚集过来,夹杂着不知哪个对他芳心暗许的姑娘好奇又试探的眼神。周泽楷垂下眼,只觉得浑身都不大自在。
就在大家都觉得这个一副好皮相的家伙大概又会“闷葫芦”到底的时候,周泽楷竟然点了点头:“有啊。”
周围的人一听都兴奋了,变着法地想从他嘴里套几句八卦出来。可这生性寡言的青年并不愿意多说,除了一句“长得很好看”之外,只是固执地沉默着。
他们一看是自讨没趣,便又招呼着下一个人接着抽卡。
而周泽楷依旧沉默着坐在沙发的角落,目光沉沉,脑子里却似乎有一支笔,草草地绘出她的音容笑貌来。
他猜他大概是忘不了那个夏天了,忘不了那个夏天里悄悄开始又无声结束的一场青涩暗恋。
02.
周泽楷是被一阵笑声吵醒的。
他眨眨眼,努力适应着盛夏正午的耀眼阳光。他循着笑声向前望去,进入视线的是班上的“话唠”黄少天,他坐在桌子上,不知道刚刚讲了个什么好笑的事儿,身边围着一圈人哈哈大笑。
苏沐橙也在其中,她站在黄少天身侧的位置,捂着嘴,也在笑。从周泽楷这个位置看过去,恰好能看到她笑得弯弯的眉眼,像秋天被累累果实压弯的树枝,让人忍不住伸手采撷。
他慢吞吞地收回视线,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发了会儿呆后,他还是没扛住从头发丝直到脚底的“浪费时间”的罪恶感,手伸进抽屉摸了本书出来。他打开一看,得,是他最最讨厌的英语。
人生不顺啊。
他慢吞吞地打开书,目光一行行扫过那些ABCD,然后一点点地往上挪动摆脱字母的挽留,最终停留在苏沐橙身上。
他是转校生,初到新班级的时候光把脸和名字对上号都废了他一番力气。可偏偏他第一个记住的就是苏沐橙,原因有二:一是她实在长得好看,二是她名字实在好听,配上她笑起来的样子,的确是很配她名字里温暖的感觉。
他第一次叫她全名的时候她还有些诧异,她眨眨眼——她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晶莹剔透的紫葡萄:“你是周泽楷,我没记错吧?”
“嗯。”他点点头,搜遍整个脑袋想说点什么却徒劳无功。他站在她对面,青春期的少年拔起个来实在快的惊人,他要微微低了头才能看清她的表情。
她小声地念了两遍他的名字,声音柔软,酥了周泽楷的心尖尖。可她接下来的一招却让周泽楷差点没接住:“咦,我们的名字的偏旁是一样的!”
偏旁?
周泽楷愣住。
泽楷,沐橙……
真的是一样的。
周泽楷又在心里悄悄地念了好几遍,像是要把什么小秘密好好地藏在心窝子里似的。末了才抬起眼,点点头补上一句:“嗯。”点完头又觉得自己这样好像有点傻气,忍不住笑起来。
苏沐橙眼神有些疑惑,可他只是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什么”。
她也没多在意,只是又笑了笑,眼尾眉梢皆弯似月牙,却比天上那清清冷冷的月亮要温暖许多。
她不知道的是,他心底就此悄悄扎根的花朵,正在疯长。
03.
转学没多久,学校里有个演讲比赛,要求每个班出一男一女两个同学,搭档参加。
基于苏沐橙在班里无可撼动的女神地位,班里同学猜人选时,十个里面九个都说女生参赛者会是苏沐橙。至于剩下的一个,如果是男生,一般猜的都是自己暗恋的那位;如果是女生,一般猜的是和自己关系最好的那位。
周泽楷也搞不清自己是前者还是后者,反正男生宿舍夜聊的时候他坚定地投了苏沐橙一票。
班会课开始的时候,班主任慢悠悠地踩着铃声走进教室,先打开PPT,把赛制、流程和打分标准全都介绍了一遍,然后才转向一教室早已准备好的学生:“那么我们来投个票,选一下我们班参赛的同学吧?”
投票的时候女生人选十分钟就定了下来,大概是苏沐橙良好的形象与优异的成绩实在加分太高无人能比。
到男生的时候战况十分胶着,光提名就提了半黑板——毕竟他们是学校最好的理科班,人才一大把。
令周泽楷意外的是居然还有人提名他——还是个女生,“周泽楷”三个字念得磕磕绊绊,她四处乱飘的眼神对上他的眼神时,她的脸颊“轰”一下红成了煮熟的虾仁,坐下去的时候还差点撞到桌脚。
他无语,一扭头正好对上江波涛戏谑的眼神。他压低声音说了什么,周泽楷听到了,说的是“长太帅总不是什么好事”。
嘁,明明他江波涛的名字也高挂黑板,却还有兴致在这幸灾乐祸他。
为了公平起见,班主任投票的时候把所有提名的人都赶出去了。周泽楷真没觉得自己还能参加演讲比赛,但还是乖乖地跟在江波涛后面出去了,站在人群边缘听这一帮把“这种比赛能不参加就不参加”挂在嘴上的直男们讨论着“谁能和苏女神一起站在台上”。
“肯定是黄少啦,他多适合演讲比赛。”
“我才不适合这个呢,万一一不小心没刹住玩飞了老班还不得打死我,噢,想想就毛骨悚然。”黄少天缩了缩肩膀,“往事不堪回首”几个大字赤裸裸写在脸上。
“江哥呢?”不知道又是谁说。
江波涛摇摇头:“我对这些舞文弄墨的活可不擅长,让我上还不如让小周上,和苏姐加一块,那颜值,不用演讲了,直接评第一。”
“有道理有道理。”他们给江波涛捧场,末了还不忘捧一捧周泽楷,“小周这张脸可不能浪费啊,是吧?”
“嗯。”周泽楷应得含糊,心里却清楚自己真要选上了那才是稀罕事。
结果出来的时候有人出来喊他们进去,周泽楷是最后一个进去的——他觉得自己的情绪有点难以形容,明明知道自己不可能却还是抱了一点点小小的期待。
其实他要认真起来也不会比谁差吧。
可老天爷最终还是选择了理智的一方,周泽楷看着黑板上各占一方的“黄少天”“苏沐橙”两个名字,心里莫名有点不爽。
没关系,上次统考他总分比黄少天高来着。
周泽楷坐在座位上,突然有点好笑自己刚刚幼稚的比较。
那是带着尖刺的花藤,悄悄地扼紧他的心脏。
04.
那天周泽楷去参加培优班,回来的时候手里还多拿了两张老师嘱咐要拿给黄少天和苏沐橙做的卷子。他回到教室的时候人都走光了,他正好看到两个人凑在同一张桌前,他们面前摆着几张A4纸,两个人一边讨论还一边比比划划。
周泽楷脚步顿了顿,见他们没发现他,又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走过去,把卷子递到苏沐橙眼前:“卷子,老张给的。”
“好的,谢谢。”苏沐橙抽出一张,周泽楷又把手转向黄少天,却又突然起了坏心眼,手指悄悄地把包在手心里的卷子角纸角折了一下才递过去:“喏。”
“谢谢小周,虽然我一点都不想看到老张的卷子,他出的题怎么能这么难啊太过分太过分了……”黄少天一贯的念念叨叨,拿到卷子先检查了一遍,“哟,这里还折了角,我可不可以以‘卷面不干净’为由不写作业啊?”
“想得倒美。”苏沐橙把手上一张写得密密麻麻的A4纸卷成筒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快点弄啦,后天老班就检查了我们都还没练上几遍……”
“是是是,天大地大苏沐橙最大……”
“废话这么多,禁言你啊。”
周泽楷看了片刻,见这两个人已经专注于工作,便拿好书包悄悄退出了教室,轻轻地掩好了教室门。
已经快七点了,天空已是一片沉沉的蓝,太阳在最遥远的天际努力地释放自己最后的余温,终是给这冰冷的蓝色添上几抹昏黄的暖色。

比赛的那天学校要求所有人都要去礼堂观看,周泽楷坐在人堆里,只觉得无论欢呼喝彩多么热烈都提不起兴致来。
周围太吵,主持人报到高二七班的时候,周泽楷还是因为江波涛拍了几下他的肩膀才反应过来。他眨眨眼,靠着将近一米八的身高优势越过前面密密麻麻的人头向舞台望去,果然是苏沐橙。
不同于别的班规规矩矩的礼服裙,苏沐橙穿了一套制服小裙子,宽大的蓝色水手领加上蓝色的百褶裙,看起来乖巧又青春。
她又生得好看,化了妆往灯光下一站,怎么看怎么耀眼——周泽楷以前没在现实生活中见过明星,可他觉得这个样子的她比电影电视的明星好看好多好多倍。
而黄少天好像是为了配合她……也穿了一套不那么正经的制服。
最后一场演讲下来,详细内容周泽楷倒是没怎么记清楚,就记得自己觉得苏沐橙讲话声音很好听,是江南的女孩子特有的那种“娓娓道来”的风味。
台上的人退场的时候周泽楷用力地鼓着掌,全然没注意到身边江波涛投过来的诧异眼神。
那天最后的大奖还是没有归属七班,但也拿了个第三名,非要论功的话大概是理科班的第一了。
宣布排名的时候黄少天兴奋得不行,直接扑过去要给苏沐橙一个拥抱,结果苏沐橙一躲,他差点扑到地上。
黄少天可怜兮兮地转过身,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苏妹子你好狠的心!”
“我只是避开某人的咸猪手而已。”苏沐橙一脸嫌弃,看到他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却又没绷住,忍不住笑出来。
“好啦好啦,跟你击个掌吧,合作愉快。”苏沐橙弯着唇,伸出手去。
“合作愉快。”黄少天也一本正经地伸出手去,两人眼神相碰的瞬间,最终还是一起笑出声来。
05.
周泽楷总觉得演讲比赛后,“黄少天和苏沐橙”似乎成了整个年级有名的一对金童玉女。
什么成绩好啦,性格好啦,长得好啦……
嘿,什么这好那好的,不就上了个台吗。
周泽楷闷闷地想着,用笔恶狠狠地划掉草稿纸上一条算错的式子,带出刺耳的“刺啦”声。
他怔怔地看着纸上那道被笔尖划破的痕迹,把草稿本往前一推,索性发起呆来。
他长得高,坐的是后排,视线一转就能看到右前方的苏沐橙。她很安静,大概是在复习吧——没几周就要期末考了。她应该是在复习数学,周泽楷没记错的话,她手臂下压着的只露出个尖角的那个蓝色本子,是她数学错题本的颜色。她的语数英成绩一向很稳定,相比之下理综成绩就要波动大些,但也是很优秀的,只是没那么拔尖。
“嘿周泽楷,看什么呢——”肩上被重重拍了一下,周泽楷回头一看,是坐在后面的孙翔。
“没看什么啊。”他懒洋洋地开口,一抬手把孙翔搭他肩膀上那只手放下去了。
孙翔笑,眼神带着点了然的暧昧,“我懂,我懂,不就看苏女神吗——”
“哪有。”身为暗恋者这种情况下拒绝承认是本能。
“你每次一看到苏沐橙脸上就带笑。”孙翔压低声音,但周泽楷明显感觉到不远处江波涛已经注意到这里了。
周泽楷死不承认:“你看错了。”
孙翔性子单纯,看周泽楷不承认也没再追击了,伤了和气多不好。不过这可不代表他就没有别的八卦可以说。
“对了,听说黄少天和苏沐橙在一起了——”
周泽楷摆弄笔盖的动作停了停。他转头,脸上平平淡淡的,让人辨不清他的情绪:“真的假的?”
“真的吧,我上次路过那堆女生听到的。她们说黄家苏家住一个小区呢,那俩还一起上学放学,只是每次都在桃园路那个十字路口分开不一起进学校,说怕被看见了被传到老师那里去什么的……”孙翔讲得挺开心,“你说他们什么情况啊,难道真是演讲比赛金童玉女私定终身啊……”
“谁知道啊。”周泽楷盯着书桌上那一道道的木纹,“好了不聊了,我要做题了。”
“哦……”
周泽楷低下头,在草稿纸上龙飞凤舞地写了个“橙”字,写完盯了两秒钟,又反复几笔把它划掉,直到那个字再看不清晰。
不知所措,却又无可奈何。
06.
时光总是在飞速消耗的笔芯中溜个无影无踪,只留下一沓厚厚的试卷告诉你:你之前没白学习。
周泽楷仍然是那个又帅又“高冷”的学霸,仍然会习惯性地留意苏沐橙笔记本的颜色,买的笔的笔杆上的花样抑或是辫子上隔几天就换一个的小发饰。
有一次身为英语课代表的江波涛喊他帮忙发笔记本,有一本紫色的没写名字,江波涛翻了半天都不敢确定:“是苏姐的吧?”
周泽楷垂眸,一秒下结论:“不是吧。”
——其实根本不用加“吧”,他记得清楚得很,她的笔记本是绿色的。
不过后面这半句他自然是没说的。江波涛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颇有兴味地看了看他,那眼神让周泽楷有点发慌——他总觉得江波涛知道些什么,可每每审视自己的作为他又觉得自己也没露出什么马脚来啊。
悲催的暗恋。他自嘲。
其实他也不是没想过表白的事,只是每次想到黄少天就望而却步。男生的直觉告诉他,就算这两人没在一起,也总是有些什么的,至少黄少天在苏沐橙心里是有点分量的。
周泽楷总想到之前老班组织的那个“听听别人眼里的你”的主题班会,他站在讲台上,而苏沐橙站起来的时候嘴角扬起习惯性的微小弧度,下巴微抬看向他。她的眼神太干净,以至于周泽楷都不敢看回去——万一被她看出几分他心里那些小九九,那怎么办。
于是他眼神专盯着苏沐橙额头那一块,也不和她对视,将自己的高冷人设贯彻到底。
她站起来的时候并没有很干脆地报出词语来,想了想,才说了个“温和”。
旁边不知道哪个人起哄——周泽楷估计八成是那些喜欢开他玩笑的损友(没有特指孙翔,真的没有)——“这人哪温和了,苏姐你看他整天面瘫脸!”
苏沐橙偏了偏脑袋,眨眨眼睛:“是吗?我之前问他题感觉他挺有耐心的啊。”
周泽楷也眨眨眼,往那边望过去的时候,他的视线刚好对上她的。她的眼睛还是像第一次见面的那样好看,蕴了满汪翠色,正如他熟悉的那般温暖又明亮。
她这会儿正看着他,一如往常地专注——周泽楷记得她的好习惯,听别人说话的时候眼神会很专注地停留在对方身上,之前给她讲题的时候他不知道多少次被她看得内心弹幕千千万。
而此刻,周泽楷分明感觉到自己胸腔里那个平时存在感不高的器官开始嚣张地宣告自己的存在,“咚咚咚”地撞击胸腔,有如擂鼓。
不知道又是谁在调侃她,苏沐橙坐下去的时候恶狠狠地往旁边丢了记眼刀。
那次她说黄少天什么来着?
哦,想起来了,就一个字,“烦”。
周泽楷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是挺烦的。
07.
高二下学期最后的那次联考周泽楷考得不错,班级第二兼年级第八,有史以来最好成绩。
周父周母也开心的很,成绩条刚发完就带着周泽楷出国旅游去了——想想出国那繁复的手续,周泽楷简直怀疑他们早有预谋,“考得好的奖励”只是为了让他玩得更安心些罢了。
他的确玩得安心又逍遥,以至于八月回学校补课的时候没看到苏沐橙都没多想,只是每天习惯性往那个方向望一眼。别的同学似乎也没放在心上,都说可能回老家了有事请假了吧。
可苏沐橙没来的状况一直持续到了九月份的正式高三。
那会儿周泽楷才隐约意识到这件事或许不是“暑假回老家”那么简单。
很快班里就开始流传着各种版本的说法,可大概哪种都没有黄少天这个据说和苏沐橙家里人都很熟的家伙给出的版本更让人信服的了。
那天周泽楷看教室后头几个男生凑一起聊天,看到江波涛孙翔也在其中,他便也也凑过去了。结果他听了一阵才明白,原来是几个男生在问苏沐橙的事儿。
毕竟班里少了个养眼的美女,这帮“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理工男们其实也很难过的。
据黄少天的说法,是苏家大哥出事故走了,苏母难过得差点得了抑郁,一家人都搬回了老家不再留在这块伤心地——而苏沐橙大概是要在老家那边复读一年。
“她不回来了?”周泽楷下意识地追问了一句。
黄少天愣了愣,答道:“不回来了吧。”
并不似他平时满嘴跑火车时一样飞快的语速——这毕竟不是个轻飘飘的回答。
周泽楷“哦”了一声,也没再说话了。
一帮大老爷们显然没想到最后的八卦会得到这样一个悲伤的故事,一个个留在原地沉默着,直到上课铃响才一个接着一个地慢悠悠地晃回了自己的座位。
没有苏沐橙的日子里还是那样地过,每天和各科试卷作斗争,以笔为剑,剑锋直指六月的高考。
只是周泽楷每次习惯性往那边望的时候心里都会涌上点说不清的情绪。他看着那个原本还留着苏沐橙的一些本子的桌子被清空,后来苏沐橙贴的有花边的姓名贴也被撕掉,最后桌椅都搬了出去,不知道去服务哪个班级里哪个搞坏了自己原本桌椅的调皮学弟学妹。
没有那样一个人放在心上念着的时候时间似乎过得更快。
高考最后一科还有五分钟交卷的时候,周泽楷坐在座位上,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前面挂着的那只长得很严肃的钟。
他突然有点感叹,自己读了这么多年书,六年小学,三年初中,三年高中,最后居然就剩这五分钟了。
就像曾经缠绕心房的花藤,花朵盛开时无比繁茂,最后却枯萎得悄无声息。
08.
后来的后来,他也未曾收到过苏沐橙的消息。
周泽楷试着打探过,可最后一无所获。她仍然没有回来,他也只能把这份挂念藏在心灵深处,由着它褪色生锈。
他高考发挥还算稳定,稳稳地过了理想大学的分数线。在大学里也被人八卦过,提起“喜欢的女孩子”的时候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的就是她。也有女孩子跟他表白,他客客气气地都给拒绝了,说不想谈恋爱。
他也不知道其中有没有几分苏沐橙的缘故。
高中同学聚会之前,他和江波涛在地铁站偶遇。去往约定地点的路上,江波涛问他当年是不是喜欢苏沐橙。
周泽楷沉吟片刻,才回答:“是吧。”
后来回忆起,他也不确定那是不是被人类在几千年历史里用各种不同方式歌颂了千百遍的爱情。他只是觉得那个时候的苏沐橙笑起来那样好看,性格又好,免不了就对她多些关注,后来也就放在心上了。不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她”的少年意气,但她确实是他提起“初恋”这个词第一个想起的人。
“这就是青春吧?”他这样为自己的讲述结尾。江波涛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高中那会儿十个男生里六个都暗恋苏沐橙。”
他没说话,只是微微弯了唇角。

同学聚会上苏沐橙一如既往地没有出现,但是黄少天带了她的口信,说她在山区支教,现在过得挺开心。
“黄少你还能拿到苏姐的口信,有情况啊这是?”即使过了这么多年,有些人爱调侃他人的毛病还是没改。
黄少天瞪回去:“别瞎说,没有。”
“你们当年关系不是挺好的吗?”孙翔好奇。
黄少天翻翻白眼:“也就那样了,你们还真把‘金童玉女’当真啊,俗不俗啊你们,言情小说看多了吧听啥是啥。”
中枪的周泽楷默默地抿了口茶。
黄少天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自己念念叨叨的也没人听得清楚,周泽楷也就听见了个“苏沐橙”的名字。结合一下黄少天一说起苏沐橙就点小炮仗的模样,他倒是怀疑黄少天也是个苦哈哈的暗恋党,并且还是“全世界都以为我们在一起可是我怂的要死不敢表白”的那种。
他也没问,陈年旧事了,有什么好问的呢。
那天聚到最后几个女生回了家,一群男生就喝起了酒。周泽楷虽然话不多,但喝酒也没逊过谁,面前的啤酒瓶也满满当当摆了一排。
江波涛见了还吓了一跳:“以前没觉着你这么能喝啊。”
“是吗?”周泽楷笑笑,“今天心情好。”
09.
那是青春里最单纯的在意。
开始地悄无声息,结束时也悄无声息。
这就是青春。
---end.

谢谢。
抱歉。

评论(2)
热度(65)
© 雪墨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