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墨染

走了喔
这个号全是黑历史

【全职/张楚】一个吻

看到没人说我有病我就放心了

池杉杉:

大概是世邀赛的张楚吧,为初心cp添砖加瓦。


张新杰踩着点如约到达酒店门口左拐右数第二盏路灯时,楚云秀好像已经站了一会儿了。她穿着简单的短袖T恤和牛仔裤,明明披着成熟的大波浪卷发,却站在路灯下低着头用脚尖画圈圈。
张新杰失笑,果然是楚云秀的样子。
他走过去,没走得太近,就那么停下来,安静地看着她。世邀赛无疑是个很好的和她站在一起的机会,他原本也以为他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和她相处。可是到最后他们还是低估了世邀赛的强度,以至于开赛一个星期了张新杰这是第一次有机会这样认认真真地看着她,认认真真地用眼神去勾勒他早就刻在心里的轮廓。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脚步声太轻,楚云秀抬起头看到他的时候还露出了点惊讶的神色:“你什么时候来的?”
“没多久。”
“喔……你怎么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啊,过来了也不说一声。”楚云秀咕哝着,“吓死人啊你。”
张新杰实话实说:“想看着你。”
“……”楚云秀显然是被他这记直球打得有点懵,决定转换战略,“想看我还让我在这等你,你这个男朋友怎么当的。”
张新杰这次倒是很知趣地没有指出是她早到了这一事实,只是不动声色地拉近了距离,低头看着她:“你不喜欢?”
楚云秀显然没料到会是这么个回答,气势十足地答了句:“不喜欢,当然不喜欢。”
张新杰轻叹了声,低声说道:“那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楚云秀一愣,显然没意识到越发危险的距离,“张新杰你训练训傻了?”
“没有。”张新杰伸手摘下了鼻梁上的眼镜,看着下意识退了一步瞪圆了眼睛的楚云秀,慢慢地靠近了她,唇印在她的上面。很凉的唇,但楚云秀能感觉到并不凉薄的情感。
真的是很温柔的吻。
只是慢慢的厮磨,没有任何情欲的味道,更多的是……虔诚?
楚云秀你训练才训傻了吧,这都什么鬼形容词。
楚云秀脑海中迷迷糊糊地闪出几个念头来,却也有些不解对话怎么就发展到唇齿相接的地步了。
可她哪里知道他对面一贯以冷静自持形象见人的那个男人比她更紧张呢。
其实张新杰也想不清自己为什么突然就要这么做,鬼使神差地。只是隔着几步路看着她在灯光下的身影,黑发似乎被黄色的灯光洒了一层鎏金,她就站在那里,好像披着一层光,但还是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模样。
但是她又在做脚尖画圆这样幼稚的让人失笑的小动作。
张新杰那会儿并没有别的杂念,只是下意识地想要亲近她,仅此而已。
是不是有人说过,喜欢一个人就会不分时间地点的想要亲近?
这大概就是吧。
只是他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而现在他用自己创造的机会去完成了自己这个念想而已。
她的唇……的确是很甜。
张新杰睁开眼的时候刚好捕捉到了对方不知所措的表情,闷笑了一声,拉开了距离。
他戴好眼镜,安静地等待着面前的楚云秀收拾好情绪。不过对方显然没他想的那么吃惊——毕竟也是阅肥皂剧无数之人——反倒是眨了眨眼睛,底气不足地嘟囔了一句“臭流氓”。
张新杰弯了弯唇角:“我刚刚说的话你听了吗?”
“什么话?”楚云秀想了想,“怎么办那句?”
“嗯。”张新杰点点头,“要听完吗?”
楚云秀没回答,但那眼神明显是好奇的意思。
张新杰清了清嗓子,喉咙有些发紧。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远比他想象中要清晰得多,流畅得多。
“我可是很喜欢你,楚云秀小姐。”
话音刚落他就垂了眼眸,似乎是有意在躲避对方的视线——天知道他现在心里有多紧张,这好像是他自交往以来除去告白那一次难得的情话了——偏偏他还刚刚吻过她。那么浅的一个吻,可是张新杰却很开心。
或许张佳乐上次的玩笑是对的,张新杰生命里容错率最低却也最冒险的事情就是喜欢上楚云秀。
楚云秀愣了一下,摆出一副饶有兴趣的神色看着他。最终还是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说张新杰,你紧张个什么劲啊。”
她走过去,牵起了他的手。
“走吧,我查了查那边有几家店好像可以逛逛,反正这个点我带你去吃东西你也不会吃,是吧?”
张新杰“嗯”了一声,跟着她走的时候又悄悄地,把她的手反握在了手心里。
楚云秀感觉到了,但是没说什么,只是嘴角上扬的弧度愈发肆意。
这才是他们预想之中的,约会的场景。
一切都刚刚好。
也足够好。


别挂我,lo主知道lo主有病……不然也不会开小号了……一个吻磨磨唧唧1k6……虽然整个动作走一遍可能也就五分钟……
然而重点是我居然被自己写的段子苏到了【捂脸(醒醒明明ooc到天际了好吗!!!)

评论
热度(47)
  1. 雪墨染阿染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没人说我有病我就放心了
© 雪墨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