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墨染

走了喔
这个号全是黑历史

【黄沐】话唠的龙

大概是西幻童话paro
赶稿的脑洞产物
除了甜一无是处(

01.
    黄少天是一条龙,一条居住在深海的刚成年的巨龙。
然而深海对他而言实在是个太无趣的地方。因为这里不仅没有别的龙陪他唠嗑,连鱼都不多几条——就算有几条经过的鱼儿,也会看到他就逃之夭夭,生怕他一生气就要了它们的小命。
呸呸呸,他才不是那么残暴的龙呢。
但是仍然没有龙陪他说话。黄少天有一个朋友张佳乐,住在海的那端。那天黄少天实在没忍住画了个魔法阵去找张佳乐聊天,热切表达了自己出于孤独对好友的思念之情。而张佳乐捧着一块不知道从哪片陆地上找来的施了魔法的纸砖头,冷冷地甩给他一句:“别烦我。”然后擦掉了魔法阵。
黄少天有的时候实在是没事做,就对着山洞里的宝石甚至岩壁说说话,假装上面祖先留下来的带有魔法的壁画都通龙性,顺带回忆一下自己过往百年的光辉龙生——其实他只是一条刚成年的龙而已。他甚至想过,如果说出来的字能有实体的话,他大概能把自己淹没在这山洞里——反正死掉也没关系,张佳乐大概过个几百年才能想起他,而那些小鱼更会欢喜于他这深海霸王的离去。
偏偏龙是强大而孤独的物种。换句话讲,他们还真没这么容易死掉。
黄少天思来想去,决定去海边的那个小镇看一看。为此他还潜心修炼了变成人类的魔法,力求自己的变化毫无破绽——至少没有见过人类的他是这么觉得的。
登上陆地的那天,黄少天早早地就从那张并不温暖的岩石床上爬起来,先以龙的形态游到了较浅的水域,然后再在水里变成人形上岸。他还用海藻和魔法编织了并不好看的披风,这样的话变成人的他就不会显得很奇怪了。
潜入小镇的过程顺利到让黄少天不敢相信。他披着被太阳烘干的海藻披风,穿着从小镇街上悄悄拿来的衣服,赤裸的双脚踩在因为太阳炙烤而发热的土地上,眨着琥珀色的眼睛打量周遭的一切。
怪不得那个大叔心的张佳乐早早地就学了变形的魔法跑到陆地上来,这果然是个有趣的地方啊。
突然有一道亮闪闪的光线抓住了黄少天的眼睛。黄少天眯了眯眼,顺着光望过去——只不过是个小姑娘的发卡反射的光罢了。
但他很快又被别的东西吸住了目光。
那个小姑娘正站在一家珠宝店的橱窗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橱窗里闪亮亮的宝石。那些宝石被切割成规矩的形状,在柔软的红色绸缎和温暖的金色阳光里反射出漂亮的光彩。
黄少天也喜欢宝石,他的山洞里有好多好多祖先传下来的金银财宝。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好奇,走过去看了看,可结果却令他大失所望——这些根本没有他那些宝石好看,果然龙才是高贵的种族。
正在黄少天沾沾自喜地想象自己从山洞里随便一件宝贝拿出来都能惊掉这帮人类的下巴的场景的时候,他感觉到有什么悄悄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下摆。
他低头望过去,是刚刚那个发卡反光的女孩子。她比他矮许多,此刻甚至是在仰着头看他。见他望过来,她眨着乌黑的眼睛,问:“请问你穿的是什么?”
“披风。”黄少天耐着性子给她解释。
“这居然是披风?”女孩低头摸了摸那湿漉漉的海藻,皱着眉头,“可是这也太丑了吧。”
    黄少天感觉自己受到了几百年龙生以来最大的打击——开什么玩笑!这件披风他编了几个晚上呢!
他在心中默念着“童言无忌”,毕竟这可是第一个和他搭话的人,他可不想把她吓跑了,或者是“一个披着海藻的奇怪少年涉嫌诱拐女孩”明天就传遍全镇。
女孩又开口了:“你是不是也喜欢宝石?”
“嗯,喜欢。”他回答,却又忍不住腹诽——只是喜欢的不是你眼前最低端的这种。
“我也喜欢。”她走到橱窗前,整张脸几乎都要贴上玻璃,“可是我连一块都没有。”
“为什么不去买呢?”黄少天问。
女孩转过身来,回答:“因为我没有足够的钱啊。我哥哥赚钱已经很辛苦了,我不能再给他加重负担。”
“那你的父母呢?”黄少天又问。
“他们不在了。”女孩答道,又转过身去专注地欣赏着橱窗里的宝石。
黄少天沉默了两秒,说道:“对不起。”
“没关系。”她笑,“其实我一直不明白大家为什么每次提到我爸爸妈妈就要说‘对不起’,他们又不是死于谋杀。”
“对了,忘了问了,你是谁?”她抬头看向他,“我记得以前没有在约克镇见过你。”
黄少天愣了愣,他以前没和人类聊过天,现在一聊才发现这思维可真够跳脱的,就算他觉得自己已经是个称职的话痨了都没有跟上。他只好支支吾吾地回答,他是来约克镇观光的游客——某种程度上这还真是事实。
“‘观光’?那你没来对地方,约克镇没什么好看的。”女孩耸耸肩,“不过如果你愿意,我倒是可以当个导游。”
黄少天点了点头:“好啊,那我非常荣幸了。”
“不过可能要明天,今天我要回家帮我哥哥忙。你可以今天先去找家驿馆住着,”她抬腕看了看表,“抱歉。”
“没没没,没什么抱歉的。”黄少天急急忙忙摆手,“我时间很多,没关系的!”
或许是他慌张的样子有点可爱,女孩“噗嗤”笑了出来。黄少天尴尬地扯了扯海藻披风的袖子,第一次发现原来雌性的话天生就要比雄性多。
女孩走之前跟他约好明天下午在集市口见,还留下了她的名字——苏沐橙。
黄少天看着她远去的身影,脑子里突然蹦出来一个好主意。
02.
第二天黄少天醒的很早。他发誓以后绝对不嫌弃山洞里那张冷冰冰的岩石床了,相反的,驿馆里软乎乎的床垫让他觉得自己背上的鳞片都要痒死了。
他揉了揉眼睛,穿好衣服,没有忘记在兜里揣上他昨天特意游回海底拿来的宝石——给苏沐橙的。
赶到集市门口的时候苏沐橙还没到,毕竟早了一个多小时。他揣着一兜宝石去晃了一圈,先填饱了肚子——虽然他很疑惑人类为什么要搞出那么多复杂的餐具,不就吃个饭吗。
苏沐橙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集市口不远的一个小摊玩风车,他鼓足腮帮子,把那纸风车吹得哗哗作响。
“你很厉害嘛。”她评价。
“过奖过奖。”他笑嘻嘻地伸出手把风车递给她:“你也试试?”
“我可不行。”虽然这么说着,她还是走过场一般地呼了一口气吹了下,这回风车只转了两圈就停下了。她笑笑,自我调侃:“果然。”
黄少天无语,“我还以为你在开玩笑……”
“也没有很好笑吧?”她眨眨眼睛问。见黄少天不回答,便指了指他们要走的方向:“走吧,我们去镇子里逛逛。”
“噢噢好的!”黄少天把风车塞进口袋里,几步跟上她。

一天下来,苏沐橙带他走了小镇的许多地方:教皇殿,小吃街,码头……在黄少天指着“书店”的招牌问“这里卖的是不是全是那种厚厚的纸砖头”的时候,苏沐橙终于忍不住了:“你为什么这些都不知道?”
“呃……地域区别?”黄少天回答。看见苏沐橙眼角跳了跳,他赶紧打马虎眼:“开玩笑开玩笑,我就是开个玩笑活跃气氛而已,我都知道的,都知道的。”
最后那句话说的无比没有底气。
看着苏沐橙似乎减少了几分怀疑的眼神,黄少天觉得,自己在陆地上或许还是比较适合安静一些。
道别的时候黄少天往苏沐橙手心放了纽扣大的一粒宝石——太大了怕她不会收下——是蓝色的,他注意到她似乎很喜欢蓝色,裙子都是蓝色的。苏沐橙最开始连这样一块都不肯收,最后还是黄少天发挥了自己在深海对着壁画说话的语言功力才说服了她,告诉她这是他付给她作为导游的报酬。

黄少天在小镇住了许多天,每一天他几乎都会和苏沐橙一起出去玩。他们一起去了小镇的图书馆,黄少天听苏沐橙介绍了她最喜欢的作家莎比士;一起去了小镇的美食街,嘲笑对方吃成了馋嘴猫的样子……但黄少天花的最多的心思还是如何劝说苏沐橙收下那一小块的、于他而言微不足道的宝石。
反正他多得很,送她一块也不打紧,还能看她笑的眉眼弯弯的样子,挺好。
她一开始并不乐意,甚至有一次她明明记得自己已经把宝石还给了他,回到家却仍然发现自己的口袋里有一颗一模一样的。后来她就发现他在送她宝石这件事情上有多么固执,便只能收下,只是多了就坚决不肯要。她甚至用了自己缝的一个小布袋把那些宝石都妥帖地收起来,各种颜色的放在一起,比彩虹还炫目。
03.
这天两个人一起去教皇殿,却看到教皇殿前挤满了人。而那位“至高无上”的教皇——在黄少天看来不过是个装神弄鬼的老头子罢了——正在宣布,下一周约克镇将会被海水淹没。
“这是神的旨意。”教皇抚着他的白胡子,向远处望去。黄少天跟着望了望,却不得不承认这老头说的是对的,那天气的确是海潮前的样子——乌云压顶。
而苏沐橙听到这消息之后,情绪显然有些低落。她并不是个例,几乎整个小镇都被阴云笼罩着,无论是真实的阴云还是悲伤的阴云。
在交通并不发达人们并不富裕的约克镇,人们似乎除了等待毁灭别无他法。
黄少天一路沉默着陪着苏沐橙到了她家门口,在她转过身准备说再见的时候却突然有了办法。
“什么办法?”苏沐橙乌黑的眼睛里一派死气沉沉。
黄少天踌躇了片刻,严肃地告诉她:“我是一条龙。”
“噢,合情合理。”苏沐橙点点头,“那就解释的通了。所以你能做什么吗?”
黄少天显然没有想到苏沐橙会是这样淡定的反应,他瞪大眼睛,比划了一下:“你都不表现一下吃惊啊意外啊什么的吗?我是一条龙哎!!真的龙!!!”
“其实我有察觉到啊,”苏沐橙指了指他的手臂内侧,“这里,有鳞片一样的纹路。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如果你是龙的话,所有一切都可以解释清楚了,比如你刚来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奇怪?”
“好吧好吧我认输……”黄少天泄气般地嘟囔着。“反正我已经告诉你了,接下来你就等着好戏吧!”
“什么……”话音未落,少年已经风一般地消失在她视线里,不知道跑去了哪。

第三天,约克镇。
乌云压顶。
风与浪咆哮着,携手在海面上共舞一曲,观众是被恐慌笼罩的约克镇人民。
苏沐橙也是这其中的一员。她沉默地跟在哥哥身边,目光在人群里搜寻了一圈——果然没有黄少天。或许他不会骗她吧?
苏沐橙怀疑自己大概是还唯一存有希望的人。能逃跑的人早就逃跑了,比如那个白头发白胡子的教皇。
她抓着哥哥的手望向海面,却突然听到了人群的惊呼:
“那是什么?”
“是龙!是龙!!”
……
“龙”这个字像一柄重锤,狠狠地砸在苏沐橙心上。她松开哥哥的手,没有听到哥哥的惊呼,奋力跑向人群最前方——那里能更清楚地看到海面。
她果然看到了一条龙。
有着漆黑的身躯,坚硬的鳞片和爪牙,还有长长的尾巴——和她在书里看过的一模一样。
而此刻那条巨龙正在海面上穿行着,深蓝色的气浪伴随着他在海面浮动——那大概是他的魔法吧?苏沐橙猜测。
他与风浪周旋,巨大的翅膀带起更猛烈的风流与自然抗争,伴随着魔法的涌动。苏沐橙站在岸边看着这场搏斗,任由大风吹乱自己的头发,突然想到自己所感受到的风浪大抵不及他的百分之一。
而奇迹真的发生了。海面真的渐渐平静下来,似乎所有的风浪都已为这条巨龙所臣服——他是真正的海上霸主。
岸上的人们,终于爆发出一阵欢呼,震耳欲聋。人们抛起了帽子,拥抱着自己的家人,庆祝这劫后余生。
那条巨龙飞过来,降落在人群之前,在苏沐橙的不远处。
有人在呼喊神的名字,有人在亲吻这片自己所热爱的土地,有人跪下来向真正的神明行礼……
唯有苏沐橙,抬起头时看到了一双熟悉的琥珀色的眸子。
04.
第二天,苏沐橙在陪哥哥参与镇里修筑巨龙雕像的项目。
她站在场外盯着那个逐渐成型的石像,身后却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嗨。”
她猛然转过身,果然看到了熟悉的人。只是他脸色比起前几天苍白不少,唯有那双琥珀色的眸子仍然明亮如同往常。
“神灵大人好。”她说,开口时却带了几分笑意。
“一点都不好。”他闷闷地说,“耗了我好多法力,差点连人都变不成……”
“那等会带你去吃你最喜欢的麦子烧?”她问,“我请客,随便吃。”
“好啊!”他突然来了精神,眨眨眼睛,“先说好,要替我保守秘密啊!我要是暴露了我就完蛋了我就只能回海里面了……”
苏沐橙点头,唇角翘起似一弯浅月:“一定。”

黄少天是一条龙。
以人形定居在陆地上的约克镇的大龙,为了隐藏身份不敢说太多话,只能把所有的话都留到陪他保守秘密的苏沐橙面前讲,所以每天都会被她嫌话痨——但她还是每次都听他说完,才不像那个该死的张佳乐,动不动打断他嫌弃他!
但是龙仍然相信他是强大而高贵的物种。唯一的区别大概是,他现在并不孤单了。

评论(2)
热度(49)
© 雪墨染 | Powered by LOFTER